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废钢行业的愿景与期待

  “废钢铁的利用空间巨大。现在的废钢资源有半数流向不合理,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和国家政策的有效调节。”8月30日,在由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主办,由中国贸促会冶金行业分会承办的第七届中国金属循环应用国际研讨会上,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会长、武钢集团副总经理邹继新表示,现在的废钢产业完全有能力扭转不利局面。

  此次会议正值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成立20周年之际,中国工程院院士殷瑞钰;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名誉会长吴溪淳、吴建常,常务副会长朱继民;全国工商联中小冶金企业商会名誉会长赵喜子;中国循环经济协会执行会长赵家荣等业内专家和领导;来自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环境保护部、商务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等部委相关司局的负责人出席了会议。

  一个钢铁循环利用的新兴产业正在兴起

  作为再生资源,废钢铁可以循环应用,又具有节能减排的功效,是钢铁工业绿色发展的重要保障。

  朱继民在会上指出,近10年来,我国粗钢产量的快速增长使我国钢铁积蓄量持续扩大,为废钢铁的循环利用提供了基础条件。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到2014年末,我国钢铁积蓄量将接近70亿吨,预计到“十三五”末将达到100亿吨。2013年,我国废钢资源产生量已达到1.6亿吨,占全球废钢产生量的27.5%。按照中国科学院院士李依依的预计,到2021年,我国每年的废钢产生量将超过3亿吨。

  随着钢铁企业能源消耗和污染物排放控制的加强,电炉钢生产流程必将逐步得到重视。同时,我国钢铁工业产品结构调整和特钢产业升级的需要也将在一定程度上拉动电炉钢的发展。“按照2020年钢铁工业发展愿景,届时电炉钢比例将达到20%。可以预计,未来钢铁行业的废钢需求将稳步提高。”朱继民说。

  与此同时,一个规范有序、规模提升、技术装备升级、与钢铁工业同步发展的废钢产业也在逐步形成。

  据工业和信息化部节能与综合利用司副巡视员黄建忠介绍,2011年工信部发布《废钢铁加工行业准入条件》以来,共进行了3批废钢铁加工行业准入申报工作,已有130家废钢铁加工企业满足了准入条件的要求。据悉,这130家企业年加工配送废钢铁的综合能力达到4500万吨~5000万吨,占全国废钢消耗总量的50%以上。这些加工配送企业与钢厂都建立起了互相信任、供需双赢的产业链,并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了与我国钢铁工业发展相配套并符合环境保护要求的废钢铁加工配送工业化体系。

  正如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名誉会长王镇武所说:“当前,我国废钢的数量和加工能力都可以助力钢铁工业持续发展,废钢行业已经迎来了产业化发展,一个废钢回收加工配送体系已经初步形成。”

  价格和流通体系抑制废钢应用

  在废钢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却出现了一个令人尴尬的现象。今年上半年,重点钢铁企业废钢消耗总量、废钢单耗、废钢比3项指标均比去年同期有所下降。

  今年上半年,我国废钢消耗总量为4750万吨,比去年同期增加410万吨,但重点钢铁企业废钢消耗总量比去年同期减少了10万吨;我国综合废钢单耗为115千克,比去年同期增加4千克,但重点企业综合废钢单耗比去年同期降低0.86千克;钢铁行业废钢比达到11.5%,比去年同期增加3.6个百分点,但重点钢铁企业废钢比比去年同期降低0.86个百分点。

  朱继民指出,从2000年到2011年,我国炼钢用废钢总量逐年增加,但废钢单耗持续降低,2012年降低到117千克,2013年又降低到110千克,为近年来的最低水平,废钢比也维持在10%左右的低水平。

  造成钢铁企业废钢单耗下降的最主要原因是废钢价格没有优势。宝钢股份原材料采购中心的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冶金报》记者,随着铁矿石价格的不断走低,高炉铁水生产成本也不断下降。从今年6月份开始,高炉铁水生产成本已经开始低于6mm重废价格,而废钢属于冷料,其炼钢成本要远高于用热铁水炼钢,因此废钢消耗将进一步受到抑制。“这种状况将维持相当长的时间,废钢被边缘化将持续。”该负责人表示。

  今年6月末,重点钢铁企业采购重型废钢含税价格跌至2309元/吨,比去年同期价格下降193元/吨,降幅达到7.7%。相比之下,铁矿石和焦炭价格下降幅度更为明显。今年上半年,铁矿石价格下降幅度已经超过30%,焦炭的降价幅度也达到25%。当前,市场上螺纹钢和废钢之间的价差已经缩小至800元/吨,而此前基本稳定在1000元/吨左右。废钢在价格方面并不占据优势,在钢铁行业盈利艰难的情况下,钢铁企业多吃废钢的积极性不高。

  中国拆船协会会长谢德华在接受《中国冶金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两年,我国的拆船量稳定在230万~250万轻吨/年,其中90%以上是废钢。作为优质废钢的代表,大多数拆船企业产生的废钢都直接供应给主流钢厂。但是,目前由于价格因素,拆船废钢的积压情况较为严重。”

  国家发展改革委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司副巡视员马荣指出,近年来,随着劳动力等要素成本的普遍上涨,再生金属的回收加工成本普遍上升,但原生资源的价格普遍下滑,导致再生资源的价格与原生资源出现了倒挂,利废企业使用再生资源的积极性并不高。这需要综合利用产业、投资、税收、信贷等政策,捋顺再生资源与原生资源的比价关系,提高利废企业使用再生金属的积极性。

  另一个制约废钢应用的因素是流通体系还不够完善。2013年,我国废钢资源产生量为1.6亿吨,其中主流钢铁企业耗用9000万吨左右,铸造和机械行业耗用1000万吨~1500万吨,还有约6000万吨废钢资源被两头不开票(废钢铁原料收购、成品钢材销售)的小回收站、小钢厂所占用。这些企业与主流钢企和废钢回收加工企业争夺废钢资源的情况已经愈演愈烈。

  前述宝钢股份原材料采购中心的负责人表示:“不同企业对废钢价格的接受程度不同,也加剧了废钢资源被‘截流’的现象。由于大量的中频炉小钢厂存在,其炼钢成本较低,可以接受相对较高的废钢价格。而这样的价格很难吸引主流钢企多用废钢。”

  黄建忠指出,有些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小电炉厂、中频炉厂,不照章纳税,甚至偷税漏税,抬高价格,截流废钢资源,去生产不符合标准的钢材,冲击钢材市场,甚至危害基建工程的质量。如何让优质的废钢资源送到最需要的钢铁企业手中,是废钢流通体系建设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

  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副会长、三三集团董事长孙学萍在接受《中国冶金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家出台的相关淘汰落后产能的政策,包括淘汰小电炉、中频炉等,对正规的废钢加工配送企业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前些年,由于地方政府的保护,小电炉屡禁不止甚至死灰复燃。如果国家政策能够执行到位,对整个废钢行业将是一个提升。”

  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副会长、北方鼎业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吴瑞岐告诉《中国冶金报》记者:“解决这个问题,最根本的是让废钢铁加工配送企业和钢铁生产企业对接起来,并对流通网络进行监管,做到钢产量和废钢来源的匹配。”

  行业期待税收优惠政策出台

  对于废钢行业而言,为了解决上述问题,现在最期盼的就是国家能够出台对于废钢回收加工利用企业的税收优惠政策。

  商务部流通发展司副巡视员张蜀东表示:“财政税收政策的意义不仅仅是给予企业在资金方面的支持,更重要的是体现了我国对于鼓励废钢铁应用的政策导向。在节约资源、保护环境的背景下,出台这样的政策是很有必要的。”

  对于税收优惠政策,废钢加工配送企业翘首以盼。孙学萍告诉《中国冶金报》记者:“每个废钢加工配送企业,都希望税收优惠政策赶紧落实到位。当前,整个废钢加工配送行业非常艰难,只有政策真正落地了,才能让这个行业活过来。”

  据朱继民介绍,2011年以前,我国政府给予废钢铁回收加工利用企业增值税优惠政策,使得一批企业脱颖而出,为钢铁企业提供优质的废钢产品。自2011年起,国家对废钢铁综合利用行业的税收优惠政策暂停,新兴废钢铁加工企业要全额上缴17%的增值税,符合国家循环经济发展的企业没有得到政策的支持,在行业尚未规范的竞争中缺乏竞争力,不利于推动行业规范化发展。“我们希望国家尽快出台相应的产业政策和财税政策,促进废钢铁加工配送行业区域化、产业化、产品化发展,对规范经营的企业要给予支持,扶持他们作强作大,掌握更多的废钢铁资源,通过完善的流通渠道流向钢铁企业。”朱继民说。

  作为废钢的终端用户,钢铁企业也期待国家出台鼓励多用废钢的退税等优惠政策。“虽说退税政策无法改变废钢与铁水成本比价的劣势,但对钢铁行业未来的发展而言,有积极的引导作用。”一位钢铁企业的相关负责人表示。

  对此,黄建忠表示,近年来,工信部一直在积极与税务部门沟通,为行业争取税收优惠政策,包括行业准入条件的发布,目的就是要使行业发展更加规范,为争取税收优惠政策奠定基础。“从当前的进展来看,相关部门都一致认为废金属作为重要的再生资源,其回收利用对行业节约资源、环境保护具有明显的效果,应该给予税收支持。”黄建忠说,“但关键是如何支持?采取什么样的方式?具体操作方案既要保证能够通过税收支持有效促进行业发展,又能有效避免个别企业违规违法骗取国家税收优惠情况的发生。一定要严格规范企业自身的行为。”

  吴瑞岐对记者表示:“优惠政策的最终目的是让规范的企业得到实惠,而不是让违法企业钻空子逃税、漏税,希望在优惠政策出台的同时,能够配套有效的监控手段。”
 

  返回>>Top